主页 > Q酷生活 >【非一般图书馆下篇】三组织联办不安静图书馆亚答屋84号促进人 >

【非一般图书馆下篇】三组织联办不安静图书馆亚答屋84号促进人


【非一般图书馆下篇】三组织联办不安静图书馆亚答屋84号促进人印象中的图书馆总是到处堆满书籍,有人在细心找书,有人则在低头看书。而大部分时候,馆内通常悄无人声,只有细微的翻书声。不过,近日在吉隆坡市中心一隅冒现的民办图书馆──亚答屋84号,却尝试赋予图书馆全新的形象,以为民间图书馆注入全新的活力。这是由三个不同的组织,即“区秀诒工作室”、“之间文化实验室”及“业余者”基于相同的理念,在甘榜亚答的战后老店屋经营的图书馆。“亚答屋84号图书馆”与一般图书馆不一样,因为它不只是欢迎民众前来看书和读书,它也鼓励民众在馆内交流,所以这是一间“绝不安静”的图书馆。仅晚间开放给民众使用过去一直在马台两地活动的艺术创作者区秀诒是创办人之一。她说,她希望藉着“亚答屋84号”打破民众对图书馆的刻板印象,而她希望民众除了常到“亚答屋84号”看书,同时还可在该处自主性地策划活动,包括讲座和工作坊。“我们想让人在这空间里流动,因为通过人与人的接触,就能在想法或技术上产生冲击或火花。”另一个联手创办“亚答屋84号”的组织是之间文化实验室,其成员杨洁曾在出版社工作,也曾办过社区型图书馆。她以过去在学习和工作的过程中所产生的经验,提出图书馆、书店及书籍的重要性。“书籍的存在非常重要,因它提供知识上的启蒙功能,又或是行动、论述及理论的想像,包括与本地的议题对话,这都是非常重要的。在这期间,我们从很多现代理论、社会科学、文化研究方面汲取养份。”她指出,三个联手创办这家图书馆的组识所认同的同一个目标,就是为年轻一代打开不同的知识想像,比如艺术和创作影像可以有不一样的类型。“我们对社会进步或改革有另一种想像。有些人也许有这样的想法,但却不是很具体,他们想看一些书,或想找人讨论,我们希望可以帮助他们。因为我们也是过来人,也许我们的经验可以让他们少走一点冤枉路。你要如何走出不只是主流的期待?你可以选择走一条不一样的创作路线,但这些都需要资源。或者说你的视野如何被打开?我们希望这间图书馆的空间可以引导后辈。”“亚答屋84号”既是一间民办图书馆,同时也是上述3个组织的据点和工作室,而图书馆的管理工作也就交由这3个组织轮流派员值班,由于他们的服务都是属于义务性质,加上他们白天各有工作,因此,该图书馆目前只在晚间开放给民众使用。也因此,在一般书店和图书馆入夜后都已“打烊”之际,爱书者大可到“亚答屋84号”一享阅书的乐趣。收藏文学批判性书籍由于想打造一间与众不同的图书馆,所以,亚答屋84号图书馆的藏书类型也和一般图书馆的不同。就如区秀诒所说,他们对于该馆所收藏的书类有所要求,即只收藏有关文学艺术、思想论述,且更倾向于批判性的刊物或书籍。“图书馆的最关键部分是建立一个分类系统,一般是比较全面性的系统,我们也尝试摸索出另一个不一样的智慧分类方式,如在文化艺术、社会行动类别里再分出具批判性的类别。”因此,这里的书目分类没有儿童绘本、小说或食谱,只有哲学、马华文学和性别研究等,同时还有该馆特有的书目分类,如“一路向左”、“反乌托邦”、“精神没有病”等非常具个性的书目类别。长期维持2000本藏书目前,“亚答屋84号”的藏书已有近两千本,但该馆暂时只允许民众在馆内阅读这些书籍,而未开放供民众外借。由于空间有限,该馆未来也将长期维持相同的书量,但会不时更新书籍的种类,以维持藏书的素质。此外,联办这家图书馆的“业余者”的成员黄麒达披露,该馆有一批藏书是承自陈氏书院。谈起开办“亚答屋84号”的因缘时,他说,他之前与两位相熟朋友,即苏颖欣与吴小保于去年成立“业余者”时,主要的宗旨是为了举办读书会和推出刊物“之后,又有两个新成员加入业余者,所以,我们目前共有5名成员。再后来,苏颖欣与‘亚答屋84号’的主催人接触后,造就了我们联办亚答屋84号图书馆的机缘。”他指出,他本来是在陈氏书院的图书馆当管理员,当时,刚好陈氏书院关闭图书馆以进行翻新,加上馆内藏有许多好书,他为了让这些好书可以流传,遂把这些好书带到亚答屋84号图书馆。询及亚答屋84号图书馆未来会否设置“书籍外借系统”的问题时,他说,在还没有设好完善的借书系统,以及还没有找到足够的管理员之际,该馆暂时不会允许民众外借书籍。“一般图书馆所提供的外借方式都有很多问题,比如很难追讨回书本,所以儘量避免外借书籍。同时,我们也不会在馆内堆满书,而是让馆内的藏书维持在两千本左右。若有新书进来,我们会把一些旧书存入储藏室,让新书可以上架,等隔了一段时间,再把另一些书放入储藏室,让储藏内的旧书可以重新上架。”需民众支持每月开销1500元无论是工作室或图书馆,总免不了基本开销。据了解,亚答屋84号图书馆的基本开销,包括租金每月约需1500令吉,而这幺一个独立空间最需要的就是社会志愿性的支持力量,让它可以继续运作下去。之间文化实验室创办人之一的张溦紟说:“现在的社会其实有很多人在用这样的方式做事情,这空间的形成也得靠大众的力量来维繫,而不是一般组织长期经营的方式。”她指出,联办亚答屋84号图书馆的3个组织本身也需要办活动的空间,之前,这些组织都各自租了一个工作室,随着亚答屋84号图书馆的成立,他们就直接把租赁工作室的成本转移至图书馆,由3个组织分担图书馆的租金。至于接下来的经营费,就得一步一步来。“当你进来这个空间时,就表示你支持这独立空间的存在。目前,我们的回馈方式是举办讲座、工作坊或课程,并向参加这些活动的人士收费。与此同时,我们也对外卖书,藉此赚取费用以维持开销。”图书馆早前正式启用的第一天,就举办了一场“精神製图学”工作坊。第二天,即有几名大专生前来借用图书馆空间,以準备辩题。接着,有来自沖绳的若林千代教授到图书馆分享战后的沖绳艺术及文学,并刻划沖绳人的困境与从不止息的抗争。配合三八国际妇女节,该馆又策划了“女日女思:看见性/别”主题书展,以提高民众对妇女议题的醒觉。民众捐款送沙发厨具桌灯亚答屋84号图书馆于今年1月25日公开对外筹募款项和徵募家具及用品等物资后,即陆续收到来自外界的捐款、赠品与支持。有人捐出沙发,有人送厨具,有人送桌灯,还有人送来木板,而筹办单位就自行买了4条铁柱製成桌脚。今年3月,该馆更在面子书专页公开财务报告,让支持他们的民众可以了解他们所筹得的款项的支出与用途,并希望藉由这样的“共建空间”方式,让图书馆的经营更具多元性与想像的可能。区秀诒说,该馆现在从装修到轮班,都是由创办组识成员在承担。“有策划能力的人,就策划一些活动,让这里的书与人有些联结,我们希望这是一个由大家慢慢建构的地方。”创办组织简介˙业余者创立于2016年4月,该组织冀望以阅读、讨论、书写、实践和行动来连接众多反霸权体制的有机力量,寻找属于这个时代的声音。定期举办讲座、论坛、读书会、电影分享会等活动。˙之间文化实验室由3名在新纪元媒体研究系毕业的女子组成,她们三人后来专攻社会学与文化研究领域,曾在出版社共事多年。 2015年6月,她们以“之间”为名,成立富实验性的文化平台,以布卫生棉、书籍和内容企划等作为传播媒介,传递和推广对社会的关怀。˙区秀诒工作室区秀诒是《艺术家》、《数位荒原》的特约作者。目前作品主要是以录像、观念、装置等混合形式,探讨和扩延影像与影像製造,以及政治、权力之间的关係。亚答屋84号图书馆84C , Jalan Rotan, Off Jalan Kampung Attap, Kuala Lumpur.Invellab ipid ent reptatent, volore週三至週五:晚上7点至10点週六和週日:下午1点至6点‧2017.03.22




上一篇: 下一篇: